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20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到了她的脖颈上:“下贱东西,你敢无视我?!”

    带着绚丽霞光的赤色长绫杀气迸涌,不断收紧似要将少女的颈椎绞断。

    然而,又在下一霎那,莫名燃起了灼热的烈焰。

    烈焰之中,有七八只指尖大小的的炎蛛在绫缎上飞快爬行,所到之处皆被引燃,让那红色的缎面杀气很快变成了一条黯淡褴褛的破布。女子慌忙脱手,被阿秀这闷不做声的阴招搞得惊怒交加:“妖女,你做了什——”

    尖利的怒喝被地窖铁门轰然倒塌的巨响所掩盖。

    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,她愣怔转头,漫天漂浮的尘烟中,有个高大的身影慢步走近视野。地窖内的烛火被阴风瞬间吹灭,稀薄月色中,他只是一道模糊的暗影,辨不清容貌,但铺天盖地的血腥气却叫人难免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!”失去长绫后,她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,躲到石柱背面扯着嗓子大喊。

    容纳了百余人的偌大府宅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外面,寂静得如同坟场。

    “付项明在哪?”他的声音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足够近的距离终于让她看清了对方的模样。白瞳青颜,浑身溅满鲜血,宛若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。

    涉世未深的贵女双腿吓到打颤,却还记得守卫祖辈的威严:“放肆,你怎可直呼我付氏先祖的名讳?!”

    死灵般的双瞳似能看透人心,静默一瞬后,他兀自得了判断:“你知道,很好。”

    尚在滴血的手掌不容违抗地罩上女子的天灵盖,下一刻,撕心裂肺的哭嚎声自她喉间传出来。眼角处点缀的精致妆花很快被鲜血晕染得模糊一片,额上的青筋也近乎迸裂,一张面容姣好的脸庞在顷刻间扭曲成了狰狞夜叉。

    女子很快倒地不起,口流涎液地在地上抽搐蠕动,显然因为记忆被强行搜索而导致神魂严重错乱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搜魂……”阿秀声音颤抖,因为他的异常而恐惧不安。

    山戎擦掉她嘴角的血迹,语调柔和又诡异:“她打你?”

    身上的绳索被他轻易扯断了。阿秀攥紧那双染血的手,用力往出口拽:“别动她了好不好,我们快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男人纹丝不动,直到她气急痛哭,才俯身落下一个安抚般的亲吻。

    然而眼睛刚闭上,耳边便传来了骨骼扭断及皮肉撕裂的可怕声响。

    看着被拉扯出长长脊椎的断裂人头,她的血液从头凉到脚心,只觉得眼前男人前所未有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乖,自己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他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,徒留一地鲜血和残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