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9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识飘在云端,酥酥麻麻下不来,阿秀啄吻那双薄唇,双手自敞开的衣襟口摸进去,拥紧,直到胸膛相贴。

    鼻间的草香清幽又干净,她贪恋地嗅着,舍不得将人放开。

    “山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是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早市的行人渐渐散去,一天的忙碌又开始了。西街顶里头那家医馆似乎一直没有动静,串门的邻居来敲过两次门,都没得回应。

    院墙的四个角各趴着一只通体碧绿的隔音蛊,俨然与草堆混到了一起。它们老老实实待了一整个白天,直到残月升空,才从草里窜出来,排成一溜钻回主人的竹罐。

    阿秀歪在床上,将竹罐扔到脚边,有气无力地感叹:“好累,我这余生应该都不会再有世俗的欲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开窍了嚒,一次就够?”山戎躺在旁边斜眼看她,声音慵懒。

    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阿秀就来气。她撑起半边身子,朝他拍了拍高高鼓起的肚皮:“看看,我都快成灌汤包咯!你这一次是按天数算的?”

    闻言,衣衫半敞的男人挑了挑眉,看上去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阿秀冷眼盯他半晌,随即凑过去真诚地打商量:“我说,凡事都要有节制。你看我尚在发育,你也是油尽灯枯的状态,咱们以后随便意思一下得了,能不能别再玩命瞎搞?”

    油尽灯枯?

    山戎眉头抽动,觉得这词扎心,张口就要训斥人,谁曾想一向平静稳定的识海却突然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那里如同被人狠狠揉捻在掌心,以极其扭曲之势迅速拧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呃啊...”他克制不住地抱头痛哼,脑门上青筋都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动把阿秀吓了一大跳。她神色慌张地将人扶住,还以为自己的说法应验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喝点精血补补?”她赶忙将头发撩开,露出布满红痕的纤细脖颈,倾身送到男人嘴边。

    灰白的瞳眸紧盯那隐见血管的嫩肉,杀意在血液内奔腾翻涌。

    要紧关头,他一把推开身旁人,如一阵骤风破窗离去。

    “山戎,回来!”

    阿秀心下大急,抓起长衫套在身上,就v啵啵酸奶兔兔v从破开的窗户追了出去,结果到外面却连影子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乌云遮月,寒风簌簌,天边突然下起细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