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二章 武器哄抢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临近黎明,才望见忘古城城门。

    远远,便见黑压压的人影,聚在城墙上,在围着一张告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赵云好奇,扛着火狼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了告示,才知是通缉令,画着一个凶神恶煞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赵云嘴角直扯,认得告示上的人,可就不是先前欲抢他陨石、被他击杀的那个黑衣人吗?那货的银票、狼纹印章,都还在他这揣着呢?

    “一千两的赏金。”

    赵云捂了胸口,这他娘的,都被他化成血水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夜行孤狼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越货,打家劫舍,没他不干的,天晓得多少人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悬赏一千两,官府够阔气。”

    “真奇了怪了,这么多的赏金猎人,咋就没人逮住他呢?”

    话语声嘈杂,围观者多揣手,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其中,也有武修,虽眼红赏金,但见是夜行孤狼,都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想要赏金,也得有命拿才行。

    捉了这么多年都未捉到,那货能没几把刷子?

    “难怪是狼纹的印章。”

    赵云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夜行孤狼嘛!带那么一个“狼”字。

    那货的名头,他是听过的,无恶不作,有名的江洋大盗,方圆几千里无人不知,每回作案后,都会在作案现场,留下一个狼形的图纹。

    如今,官府该是被惹毛了,重金悬赏,生死不论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由失笑,大名鼎鼎的夜行孤狼,竟被他弄死了,武道修为虽不高,但那货,必有颇多底牌,不然,也不会一次次逃脱官府追捕,可惜,小看了他这个凝元境,空有诸多底牌,却未来得及动用。

    “我得顶着你的名号,干些有意义的事。”

    赵云摸了下巴。

    譬如,用遁地去柳家偷点儿东西,完事儿,也如夜行孤狼那般,在作案现场,印一个狼形的图纹,反正夜行孤狼已死,黑锅全都甩给他。

    嗯....靠谱。

    “我去,火狼?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,嗅到了血腥味,惹得众人齐齐回头,看的外围的自是赵云,扛着一头硕大的火狼,搁那杵的规规矩矩,正仰着头看那悬赏告示,奈何,赵云穿着蓑衣,戴着斗篷,脸庞被遮掩,无人知他是谁。

    “一人单杀了火狼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!修为不见得有多高,能灭火狼?”

    “多半有帮手。”

    议论声顿起,倒想瞧瞧赵云是谁,却看不见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这火狼,可卖。”有人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两。”赵云随意道,这个价格,是行市上公认的。

    既是公认的,那人自也未讲价。

    赵云放下了火狼,收了银两,最后看了一眼告示,抬脚入城。

    “大热天,戴斗篷穿蓑衣,是不是有病。”

    身后,不少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赵云无视,渐行渐远,倒想脱了蓑衣,不过遭了雷劈,衣服破烂不堪,且头发还打卷儿,浑身乌七八黑,比乞丐还乞丐,倒不是怕人说教,是不想给他的父亲丢人,好歹也是一家的少爷,脸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清晨的忘古城,足够热闹。

    大街上,人影熙熙攘攘,叫卖声络绎不绝,摆摊的、逛街的、走镖的、乞讨的,形形色色的人,形形色色的行当,演尽了人生百态。

    “两斤猪头肉,半斤花雕。”

    摊位前,赵云微微驻足,奔跑了一夜,着实饿的发慌,一口肉一口酒,吃的毫无形象,许是身有异味,路过的街人,远远便捂鼻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柳家兵铺开门了。”

    正走时,不知是哪个人才嗷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热闹的大街,顿的喧腾。

    能见人流,皆朝一方涌去,吃的正香的赵云,被撞了不止一回。

    他不刻意,随人流而行。

    远远,便见一间店铺前,聚满了人影,且排起了长队。

    那,便是柳家兵铺。

    有个炼器师,就是不一样,凡他家的兵器,随便拎出一把,都是上品,而且,每日限量出售,去的晚了,人就不卖了,正因如此,柳家兵铺一旦开门,必有大批人前往,更有甚者,前天晚上就跑这等了。

    今日,自也一样。

    看这么多的人扎堆儿,能买到兵器者,其实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咋个又涨价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两,你家抢劫呢?”

    柳家兵铺门开,众人涌入,而后,便是嘈杂的骂娘声。

    “爱买不买。”

    柳家给的回应,也是牛逼哄哄挂闪电。

    “原来,钱是这么挣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未走,找了一根木桩,倚在那,一边喝酒吃肉一边望看。

    五十两一把,的确与抢劫无异。

    不过,柳家真能干出这事儿,忘古城的兵器行当,基本都被他家垄断了,主要是兵器品质好,非他赵家能比,一天一个价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就这,还大把人抢着去买。

    人嘛!耐不住寂寞的心,今天不买,明日又特么涨价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售罄,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柳家兵铺小厮,立在门口,声音洪亮,瞧那腰板,挺得不是一般的直;瞧那下巴,抬的也不是一般的高,那话语,咋听都像宣读圣旨。

    “别呀!老子等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买兵器的自不干,堵在店铺门口,一个个的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“都说没了,滚滚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