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六章 遁地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深夜,赵云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出门前,还瞟了一眼意识中的月神,眼神儿怪怪的。

    日后,若他真与柳如心那啥,这娘们儿岂不是能看现场直播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很尴尬有木有。

    “本神还是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月神斜了一眼赵云,年纪不大,心眼儿还不少嘛!

    赵云干笑,坐在了老树下。

    完事儿,就往口中塞了一块手绢,运转了洗髓易筋经。

    咔吧!咔吧!

    旋即,便闻体内噼里啪啦的声响,沉闷的低吼,频频不断。

    他一心二用,炼体的同时,也运转了太初天雷诀。

    此诀玄妙,运转中偶尔见雷息,霸烈之意颇浓,配合炼体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“小心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月神提醒了一声,暗道这个小家伙,还真是胆大,两种功法一同运转,相互间会有某种干扰,一个不留神儿会出大问题,譬如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赵云未答话。

    赵家的少主,还是天赋异禀的,一心拆二用,他罩得住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他只有三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赵家的子弟,可不止赵康那等货色,出类拔萃者大有人在,想在短短三月内追上他们,怕是有些困难,正因入此,才一刻都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“凡界,都不下雨的吗?”

    月神百无聊赖,如这句话,已不知嘀咕了多少遍。

    后半夜,赵云才起身,立地站定。

    久久,都未见动弹,只见体内真元汹涌,滚入了各大经脉。

    “威龙。”

    但闻他心中一声轻叱,一步踏出,朝前方打出了一掌。

    掌劲颇有力道,且有淡淡的龙吟声。

    “八部神龙道。”

    月神轻喃,赵云所用的威龙掌法,与此道门神通,颇有渊源,或者说,是一个小小分支,真正的八部神龙道,顷刻间便能崩天灭地。

    “神龙道尊,也来过这鬼地方?”

    月神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便也释然了,神明无所不在,天晓得会跑哪溜达。

    唔...!

    赵云这边,就不怎么和谐了,脸色煞白,口溢鲜血。

    威龙掌法,太霸烈。

    他这小身板,被内劲震伤了,四肢百骸、五脏六腑,皆疼的厉害.

    说起此掌法,颇有来历。

    未断脉前,外出历练,得自一座残破的古庙。

    威龙秘籍有言,不到真灵境,莫用此法,他是急于求成了,根基还未夯实,便自讨苦吃,得亏他经历了炼体,不然,必被震的五脏俱碎。

    “来,再打一掌。”

    月神斜躺在月亮上,说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

    赵云干咳,一屁股坐下了,运转了心诀,抚慰着体魄。

    “早便说过,夯实根基最要紧。”

    月神瞥了一眼,不听本神言,看,被震出内伤了吧!

    “你就不准备...再传我点儿秘法?”

    赵云呵呵一笑,眼巴巴的看着月神。

    “吾的话,全当耳旁风?”月神瞥了一眼,“贪多嚼不烂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般说,可你我属共生,我死你葬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教我一些保命的神通最靠谱,我安全了,你也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神嘛!无所不能。”

    赵云开了忽悠模式,一言接一语不带停,哪像受了伤的人。

    月神未言语,不过细细一品,诶?还真是。

    又见她拂手,璨璨金字挥洒,一颗颗晃的赵云双目冒金星儿。

    “遁地术,拿去偷着乐吧!”

    “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赵云眸光熠熠,将法门一字一字皆了记于心。

    遁地,他是听过的,属奇门遁甲。

    然,他也只听过,饶是各家族长,也未真正见过此术。

    未有多想,他盘膝而坐,静心参悟。

    此法并无想象中那般繁琐,好学自也好用,试想,与人干仗打不过时,一个遁地,比啥都好使,月神所传,的确是一个保命的神通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才见他起身。

    遁!

    伴着一声轻叱,他施了遁地法门。

    不过,其后画面就有些尴尬了,一个遁地不要紧,下半截身子入了土,可上半截身子,却露在外面,咋看都像一个木桩,杵在了泥土中。

    “事儿不大。”

    赵云看了看,毕竟第一次用遁地,不成功也正常,需多多磨炼才行。

    尴尬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半截身子入土,一阵胡乱扑腾之后,愣是没出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蓦的,有凌乱的水珠滴落声,更有一阵阴森的风袭来。

    赵云下意识抬眸。

    这一看,顿的一愣,只见对面那口古井中,竟有一个人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准确说,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她披头散发,且头发奇长,眼冒绿光,口中血淋淋的,指甲不知多少年没剪了,不止长还透亮,泛着阴森的幽光,正狰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秀儿,这是个女鬼吧!”赵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知道井中有鬼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为嘛不与我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