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二章 最后一份仁慈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赵家大堂。

    赵渊和两排族老端坐,皆脸色铁青,阴霾笼暮。

    堂下,赵云如一座石刻的雕像,静静伫立,有一缕缕散落的凌乱长发,遮了他半张脸庞,指缝间淌流的血,比他的新郎衣还嫣红刺目。

    “耻辱,奇耻大辱。”

    赵家大长老暴喝,一掌将桌子拍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到了,都未见柳苍空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竟拿天宗做挡箭牌,着实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”赵渊沉声,止住了堂中怒喝。

    “是孩儿,让赵家蒙羞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砰的一声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,起来说话。”赵渊的笑,颇是牵强。

    “已非武修,早些撤了他的少主位,也免得外人说教。”大长老扫了一眼赵云,又瞥向赵渊,“堂堂一族之长,你究竟要偏袒到何时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急着,让自家的儿上位吗?”赵渊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还要将赵家,交给你这废物的儿?”大长老乍然一声暴喝,众多族老,也皆厉色相加,矛头皆指赵渊,颇有逼宫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尔等.....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让出少主位。”

    赵云一语平淡,已成断脉废体,再霸着少主位毫无意义,最主要的是,不想让父亲难做,堂堂一族之长,太过袒护,已然惹了众怒。

    “倒有自知之明。”大长老坐正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赵渊冷叱,眸中寒芒顿现,族长的威严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大长老亦气势汹涌,不落下风,被强压一头十几年,早特么想反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个大长老,一个家主,针锋相对,让本就压抑的气氛,直欲凝固。

    “赵云。”

    剑拔弩张之时,突闻一声呼唤。

    柳如心来了,扶着墙壁小心翼翼,摸索的进了大堂。

    见之,众长老脸色顿的铁青,又想到赵家耻辱,多少年了,还从未这般丢过人,若不是情景不合时宜,定会杀过去,一掌劈了柳如心。

    赵渊欲言又止,虽怒也叹息。

    这丫头,也是可怜人,乃柳苍空醉酒后临幸丫鬟所生,出生便是瞎子,柳苍空震怒,在他看来,是那卑贱的婢女,玷污了柳家高贵血脉。

    因如此,他从未理会过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柳如心的娘亲,郁郁而终,致死,柳苍空都未曾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娘亲卑贱,她又是瞎子,还是一个无脉废体,自孩童时,便备受冷落和欺凌,与其说是柳家的一个小姐,倒不如说是一个下人,甚至连下人都不如,若非碍于面子,不然,柳苍空早已将她赶出柳家了。

    今日婚礼,明面上是嫁女儿,实则,是将她遗弃了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,很好的诠释了...何为悲惨。

    赵渊看向了赵云,无论阴谋阳谋,柳如心的确是嫁给了他。

    既是嫁了,那便是他的妻,是赶是留,全有他定。

    赵云不语,缓缓起身,拉着柳如心出了大堂,许是走的太快,以至柳如心没跟上,几次都险跌倒,小手被握的生疼,却怯怯的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至赵家后门。

    赵云停身,将柳如心推了出去,冷冷道,“你...被休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柳如心满脸泪花,如受了惊吓,摸索着回身,奈何门已关。

    “求你,别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极近哭泣的哀求,喊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赵云置若未闻,渐行渐远,虽知非柳如心的错,可她毕竟是柳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