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章 瞎眼新娘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赵云傻傻伫立,怔怔看着身穿嫁衣的柳如心。

    洞房花烛,他的大喜之日。

    然,这个被掀了红盖头的女子,不是他的新娘。

    柳如心埋首垂眸,身子瑟瑟发抖,她的眸虽清澈,却木讷空洞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是一个瞎子,瞎眼的新娘。

    “为何是你。”赵云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...赵云?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,为何是你,你姐呢?柳如月呢?”赵云低吼声嘶哑,眸中已见血丝。

    “是我姐,让我替她来的。”柳如心吓坏了,满眼泪花。

    “可笑。”

    赵云掀了桌子,抽了悬挂的剑,发疯似的冲出了洞房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。

    忘古城的夜,颇是繁华,大红灯笼高挂,娇艳如花,街上行人熙熙攘攘,不乏江湖卖艺,吞油吐火,舞枪弄棒,叫好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然,这份繁华,却因一人走过,又添一抹喧闹。

    乃赵云,身着新郎衣,手提寒光剑,于街上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“这...不是赵家少主吗?”

    “柳家大小姐何等天赋,竟还肯嫁他这无用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上辈子修了多少富德。”

    “大喜之日,不在洞房与柳如月卿卿我我,跑街上作甚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重的杀气,谁惹他了。”

    街上行人你推我搡,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中诸多惋惜、嘲讽、疑惑。

    前方,赵云煞气缠身,苍白的脸庞还带几许狰狞。

    或许,在掀开红盖头的那一瞬,他就该明白,只是不愿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他,赵云,赵家少主,昔日的武道奇才,今夕的断脉废体。

    她,柳如月,柳家大小姐,家族的掌上明珠,忘古城的天之骄女。

    他们,自小青梅竹马,乃忘古城公认的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门当户对的赵柳两家,才为二人定了婚约,奈何他命途多舛,历练时被人暗算,赵家万般抢救,虽捡了性命,却断了灵脉。

    自那日,他不再是天才。

    无人再看好他们,连他自己都这般认为,谁愿嫁给一个废物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柳如月竟履行了婚约。

    但,直至今夜他方才醒悟,所谓的婚约,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被爱的人嫌弃,他并不愤怒。

    他恨的是,名义上履行婚约的柳如月,竟暗地里耍阴谋:

    自己不嫁,却把妹妹推过来。

    一场偷梁换柱的婚礼,会让赵家也如他那般,成忘古城最大的笑柄。

    更可笑的是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他赵家都蒙在鼓里,被她一人耍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至柳家府邸前。

    未等站定,便是一声发自灵魂的咆哮,“柳如月,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街人集体挠头。

    我没听错吧!柳如月?她不是已嫁到赵家了?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让世人更惊愕。

    但见柳家府邸中,一道倩影翩然走出,衣袂飘摇,不染纤尘。

    她,便是忘古城的天之骄女、柳如心的亲姐姐:柳如月。

    “在柳大小姐眼中,废物和瞎子,是否极为般配。”

    赵云一语平淡,沙哑不堪。

    “你的疾言厉色,是愤怒,还是不甘。”柳如月轻唇微启,神情淡漠如冰,立身台阶尽头,如云端仙子,独有一份清冷和孤傲,“缘分已尽,又何必强求,你该是明白,你我,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早该明白。”赵云提着杀剑,一步步踏上了台阶,深邃的眸,被一条条血丝,生生染成猩红,“我可曾逼你嫁我,不想嫁可直说,绝不纠缠,为何要用这等方法,耍我赵家,践踏我赵家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“嫁便嫁了,好好待我妹妹。”柳如月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嫁便嫁了,好好待我妹妹。”赵云笑了,一步步的踏上台阶,一字字的重复着柳如月的话,笑中不知是悲还是愤,“好一个妹妹,好一个嫁便嫁了,柳如月,你不觉此话自你口中说出,甚是可笑?被你推上花轿的柳如心,至红盖头掀开,她都不知自己嫁的是谁,于你眼中,她不过是个玩物,未把她当妹妹看,又何必以姐姐的身份指点江山,说的如此云淡风轻,讲的这般道貌岸然,今日的你,着实令人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你想怎样。”柳如月语气甚是清冷,。

    “我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赵云怒吼,一步踏上最后一层台阶,挥剑便斩。

    柳如月黛眉微颦,却巍然未动,只见其体表,覆了一层紫色光晕。

    磅!

    铿锵声顿起,赵云一剑,似劈在了铁石上,擦出雪亮火花,未伤到柳如月,反被震飞出去,待到落地,手中剑寸寸断裂,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没了灵脉,赵云这脑瓜,也不怎么灵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如月可是武修,货真价实的真灵境,一介废体可伤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真让人感慨,昔日的金童玉女,竟落得这般田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赵云自不量力,已成无用之人,还妄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,不过,柳如月做得着实过分了,婚约是她,不想嫁便不嫁,把柳如心嫁过去算怎么回事儿,明摆着欺负人哪!柳家家主到此刻都还未见出来,很显然,事先也知此事,阴谋,这是阴谋,合起伙耍赵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般配了,废物与瞎子,可谓天造地设。”

    嘈杂声中,赵云踉跄起身,站都站不稳了,望柳如月的眸都模糊了。